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化

李旭之:閑話網絡語言的混亂

2019-10-13 17:30:04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李旭之
點擊:    評論: (查看)

  白話文是五四新文化運動中產生的書面語,它擺脫了古代書面語與口語的分離,用口語式的語言書寫文字,文言文成為了過去,對白話文貢獻最大的是魯迅,《狂人日記》是他創作的第一篇白話文小說,他大量的文學創作和翻譯以及雜文寫作,和同期諸多作家的文學作品,奠基了現代語文,形成了今天的書面語體。

  白話文在掃除文盲,普及文化上優于文言文,打破了仕紳階層用文言文壟斷知識的傳統,但白話文的口語書寫,地域方言痕跡若太重,比如廣州白話寫成,北方人就很難懂,不識“佢”是“他”,不懂“冇”是“沒有”。近百年來,白話文基本固定下來,尤其七十年由官方語體主導的語言風格,譬如現在很流行“糖葫蘆串”。

  白話文是雙音詞語言,單音詞幾乎不再使用,對白話文詞語貢獻最大的是日本,我們使用的很多詞語,比如方針,立場,法律,服務,經濟,社會,革命,有人統計,大約有不少于三千的詞匯源于日本,對現代漢語詞匯的創造最多,這我們遠不如日本,這方面我們需要感謝一下日本。

  網絡興起后,我們的語言文字又受到一次沖擊,但這次的沖擊,不像白話文對文言文的沖擊,這次沖擊更象一種破壞,如“我”寫成“偶”,“東西”寫成“東東”,妹子寫成“妹紙”,“美女”寫成“美眉”或者“霉女”,“姑娘”成了“姑涼”,“這樣子”弄成“醬紫”,“非常”寫成“灰常”,“悲劇”成了“杯具”,就不是什么創新,而完全是語言破壞,是對漢語文字的濫用,甚至有的是對詞義和詞性的改變。

  對語言破壞的另一個重災區是成語和詩詞,今人沒有語言創新能力,但卻有無比破壞的沖動,將千百年傳承下來的美好的成語,弄成了賣衣服的說“衣衣不舍”,賣藥的說“快治人口”,賣熱水器的說“隨心所浴”,賣飲料的說“飲以為榮”,賣牙膏的說“牙口無炎”,賣動畫片的說“觸目驚新”,“十全十美”成了“食全食美”。(見《北京日報》2019年5月28日的《別糟蹋祖先留下的成語了》)古典詩詞古文也被篡改,如成了“床前明月光,李白睡的香。”“窮則獨善其身,富則妻妾成群”“葡萄美酒夜光杯,金錢美女一大堆”“想當年,金戈鐵馬,看今朝,死纏爛打”“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壺二鍋頭”“清明時節雨紛紛,中秋佳節香噴噴”“明月幾時有,一顆永流傳”。篡改中也透著銅臭氣,還抹著色情味,低俗無聊至極。網絡如此,有些報紙電視臺的廣告上也是不落其后。

  網絡語言雖說是一種新形式上的語言,但與傳統書面語言并無本質差別,借電腦網絡而言網絡語言,是破壞語言文字最不靠的借口而已,反映的是網民語言的無能與寫作的低能。網絡興起二十多年,還沒得幾個正面創新而新增的中文詞匯,有幾個卻是從海峽對岸的臺灣傳入的,如“愿景”,可以對比,那些網絡詞匯中有幾個能與“愿景”相媲美呢,相比之下,只有粗俗和低劣而已。

  還有一些因某種原因而出現的走樣詞匯,常見于涉政性的文字中,比如“政府”變成了“ZF”,“反恐”成了“FK”,涉罵的,如果魯迅再“論他媽的”,那必得也要改成“論TMD”不可,至今“TG”,吾也搞不懂說的是什么。還有出現文字與亂碼符號的組合,文字間穿插加入類似@,#,%,&,×,&等等符號,或將正常的文字詞匯寫成“諧音符”,“和諧”諧成了“河蟹”,“黨”諧成了“檔”,搞成猜謎的東西,但不如此,過不了坎,無奈之外的無法。

  文化要嚴肅地傳承,才能有生機的延續和發展。五千年的中華文化,承載于一代代的文字,即使沒有大能力創新發展,但至少不能亂來。任何一段歷史都是由文字記錄留下的,后人在看到我們這一時代印跡的時候,會怎樣評價我們這一時代呢?在一盛世空前的時代,怎有那么多的可笑混亂的現象呢?或者再有,現在先進到有了拼音和外來字符,倒看“清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是沒有“QF不識字,何必亂翻書”的可能了。五千年優秀的中國語言文字,不要毀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上。

  微言大義,孔子著《春秋》,亂臣賊子懼。歷史記憶的功能,在中國文化傳統里,都對歷史和文字充滿著敬畏,而這個天道恐怕也不會因時遷而流變的吧。

  2019年10月10日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3d今日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