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立此存照:這些官商學名人,他們力挺方方!

2020-04-16 17:51:16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石觀
點擊:    評論: (查看)

  方方及方方日記,近日在網絡上爭議較大,至今熱度不減。

  有人批她,有人贊她。有人說她在“給敵人遞刀”,也有人說“站在方方一邊,就是站在‘人’和良知這一邊”。

  方方說,國內本來有十多家出版社想要出版此書,但是因為一些人叫罵,目前所有國內出版社都不敢出了。出版人還在國內努力,希望爭取搶在國外出版之前。

  不過有趣的是,官方一直沒有表態,似乎也沒有不讓爭論的意思。

  我們整理了一些支持者的聲音,有官場的,有商界的,也有學界文化界的,這些都是社會上的知名人士,他們的聲音有較強的代表性和影響力。

  立此存照。


方方(圖片來源:網絡)

  易中天:作家

  2月12日,方方的日記題為《武漢人的痛,不是喊喊口號就能夠緩解的》,抨擊那些喊空洞的人。第二天易中天以一篇《武漢鉚起,馬屁精滾開》,表達了對方方的支持。他在文章中說:“武漢要的不是口號,而是實實在在的援助。他們心中的痛,正如方方所說,也非口號可以緩解。”他響亮地喊出“武漢鉚起”,指出“一線需要的不是廉價的同情,空洞的口號,更不是無聊的吹捧,而是——理解。”他呼吁所有媒體,“多點理解,少吹牛皮。守住底線,不唱高調……請學會說人話,請學會懂人心!”

  閻連科:作家

  以方方、小引等許多武漢的作家、詩人和其他作者為代表的日記,最終會成為這場劫難最獨特、細微的記憶和文學。這些日記是時代最堅實的細節。如果沒有這些日記,不要太久,疫情之后的三年或五年,十年八年,在這場疫劫里死去的數千鮮活的生命將會成為記憶的空白。比如17年前的SARA,我們去哪兒還能找到如方方日記這樣的記憶作品呢?歷史總是以里程碑的方式來概括、輪廓過往和時間,而方方的日記和許多良知記者的書寫,才是里程碑上刻寫的最具體的文字。

  要感謝方方,是她撿起了作家和文學掉在地上的臉。

  ——閻連科

  張抗抗:作家

  如果你習慣了在黑夜之中摸索,別人的一點亮光,都會讓你覺得刺眼;

  如果你習慣了在泥沼中爬行,別人穿上靴子,你都會覺得是一種冒犯;

  當你從宏大的敘事中,尋找勝利的希望和心靈的慰藉,別人發出一點悲鳴,你都覺得聒噪;

  當你沉醉于虛偽的贊美詩中,頭腦發脹、熱血沸騰時,別人一點抱怨都會讓你怒不可遏……

  ----(張抗抗專門轉發了“方方日記”中的一篇《說謊的記憶》,同時轉發別人的這段話表達了對方方的支持)

  陳家琪:同濟大學教授

  一個人有沒有心目中的自己,這與一個國家到底有沒有對未來的美好生活有一個設想,這是同一個道理。無論如何,當自己說話時要左顧右盼,擔驚受怕,總不是我們心目中的美好生活。在勇氣上,我們,至少是我,還真的應該向馮天瑜先生和方方女士學習,盡管這不一定就能使我從此變得更有勇氣,但至少,我會敬佩他們,心中暗暗看不起自己。

  ——陳嘉琪《夜讀馮天瑜新啟蒙說訪談與方方日記》
 

  丁帆,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學會會長

  方方不是肩扛著閘門的女英雄,也不是施放林中響箭的“吹哨人”,她只是在表達一個智識者的良知,為普通人的心理疾病開一劑良方而已,這就是啟蒙者的職責所在,從中我們又望見了人性的微光。

  人類不亡,啟蒙不死!啟蒙者雖是一棵會思想的蘆葦,但是她是沒有一個私敵的人。

  ——丁帆《方方:一個沒有私敵的人》

  苗懷明:南京大學文學院教授

  若干年后,當人們談起這場災難時,肯定會想到方方日記,它注定成為一個時代的記憶而永恒……她無意于做英雄,但那些咒罵、謾罵她的人將她逼成了英雄。就像李文亮,他只是一個普通的眼科醫生,但有人硬是將其逼成英雄。這難道不值得我們反思嗎?

  假如我是文學最高獎的評委,我會毫不猶豫把手中神圣的一票投給方方,以文學經典的名義,用善良人性的名義。

  ——苗懷明《話說方方日記——以文學經典和善良人性的名義 》
 

  梁艷萍:湖北大學文學院教授

  很多人每天都等候到子夜,讀方方日記后再睡去。讀者關心著方方,關心著武漢,關心著湖北,方方關心著人,關心著病人,關心著他人。方方的寫作是以人為中心的,是為人的寫作,也是人道主義與人文精神的寫作……只有直面慘淡的人生,才敢于與禁錮抗衡,才敢與死神較量,敢于突破道貌岸然的攻擊與包圍,方方做成自己。方方是直擊的方方,人文的方方,大寫的方方。

  ——梁艷萍《直面對沖,迎頭相撞是方方》
 

  徐景安:深圳市體改委原主任

  我看了幾篇方方的日記,覺得她的文字樸實、自然,在隔離的空間里,收集來自朋友、社會的信息,寫了自己的感受。其中有二條主線,一是對防疫中存在的問題、漏洞、毛病、不足,進行抨擊和批評,二是對防疫中存在的問題、漏洞、毛病、不足產生的原因追責……我看方方日記都無可指責,而且值得褒揚,反映了她作為一個作家的良知和良心,勇氣和擔當。正因為如此,有這么多粉絲愿意看……如果中國有很多個方方,成為義務的吹哨員,這真是社會的進步,治理的改善。

  ——徐景安《方方的“哨音”與王誠的“哲學” 》
 

  俞敏洪:企業家

  現在看到因為“方方日記”引起的各種爭論,我覺得這是好事,真理不是愈辯愈明嗎。把雙方的觀點擺出來,老百姓自然會有自己的判斷力。但我建議那些反對方方的人,沒有必要不斷刪帖,以至于大家看到了批判方方的文字,卻看不到方方自己的文字。另外,批判就是用理性的態度擺事實講道理,沒有必要動不動就上綱上線,語言里充滿殺氣。我也不認為,只要是批評政府不作為或者揭露社會黑暗面的文字,就是和國外敵對勢力勾結的。這里面沒有邏輯關系。坦率說,我從方方的文字中沒有讀出對于中國有多少否定和危害,倒是覺得,有些批評她的文字,顯得狹隘而固執。

  ——俞敏洪《疫情日記3月23日丨病毒不應成為煽動情緒的武器》

  聲明:此文部分轉載圖文只為交流分享,感謝原創。如有涉及侵權等問題,請告知,我會及時更正刪除。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3d今日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