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李心草的母親太難了!

2019-10-14 09:07:15  來源:新京報  作者:記者
點擊:    評論: (查看)

  李心草的母親本不該這么難——她只想要個公道。

  10月12日,她在微博上發了個題為《一個母親的血淚控訴:誰能告訴我一個真相?》的控訴信,將李心草溺亡事件帶入公眾視線。

  心形之草雯心草,長于春日,草體不高,葉子似心,花瓣如露,雖小卻極美。

  可李心草,這位在昆明理工大學讀大二的女生,卻在芳華正好的年齡凋零。離世時間:9月9日凌晨。

  她落水而亡,但為什么會在事發酒吧約10米遠的地方落水,是個謎。而隨著李心草母親微博曝出各種詭譎情節,還有部分視頻流傳,這立馬引發廣泛關注。

  公眾關注她的真實死因,關注她生前遭強制猥褻與扇耳光的境遇,也關注當地有關方面的處理態度……而惋惜、不忿和不滿,也成了人們的共同感受。

  12日晚,事發地昆明市公安局盤龍區分局發布了通報:今日發現網民在新浪微博反映關于李心草在桃源街落水身亡的帖文后,盤龍公安分局高度重視,立即成立工作組對網民反映的情況進行核實。

  ▲盤龍公安分局發布的公告。 圖片來自微博

  這或許意味著,離揭開真相更近了。可成立調查組的時間點是李心草母親血淚控訴之后,是應“輿情”而動,難免給人后知后覺之感。

  李心草母親想要的公道,自然包括調查真相,但“調查”前面或許還應加個“及時”二字。

  疑點連著疑點

  毋庸諱言,關于李心草溺亡事件的信息供給并不充分,目前更多的還是李心草母親單方披露,“官宣”信息還相對單薄,能與李母的說法形成交叉印證的信源也主要來自酒吧店員等。

  即便如此,從李母頗為克制的表述、“我所說的句句屬實”的表態和偷錄的視頻中,仍可佐證部分信息。

  ▲李心草母親在網絡上發布的求助帖。圖片來自@李心草媽媽。

  就這些信息看,可以說是疑點連著疑點,讓人疑竇叢生:

  1. 9月9日凌晨3時許,盤龍分局值班人員通知家屬時,是否有給出“相約跳江”“醉酒自殺”的說法?若是有,又是如何在未深入調查、尸體尚未找到的情況認定的;四人“相約跳江”,就死了李心草一個,辦案者有沒有懷疑另有隱情……這些都需要揭開。

  從家屬方的說法看,李心草出事前幾個小時還打電話給母親,國慶假期回家陪其看閱兵。這讓其基于厭世而自殺的可能微乎其微。

  2. 李心草在離酒吧10米遠的地方溺亡,看著就有些不簡單,趕到現場的辦案人員是否確如李母所說,沒有第一時間組織搜救,看了一下現場就走了?按李母的說法,就連李心草尸體都是她在公益打撈組織幫助下在滇池找到的。發現尸體后,辦案者果真沒有在第一時間進行尸檢,更沒有立案偵查?

  3. 李心草在酒吧被人摁在椅子上強行猥褻,之后還被兩男一女控制、扇耳光的視頻,都已經被辦案方調取了,調取后居然是“跳著看的,沒有注意到這一細節?”若其屬實,這是大意呢,還是心不在焉?

  4. 李母提到,即使監控視頻顯示有“四段暴力和摟抱”內容,與該案有涉的二男一女也清晰可見,有辦案者依然表示“能不能立案我說了不算,要看上面怎么定性了”。這是不是真的?“上面”指的又是誰?1個多月過去了沒立案,是否與此有關?

  5. 命案當前,當地有關部門是否存在踢皮球問題?“鼓樓派出所說案件由刑偵大隊負責,派出所只是配合調查,但刑偵大隊說他們是配合派出所調查,沒有相關書面說明把這個案移交給他們”,是否真有其事?

  6. 涉案的兩名男子中一人在屬“公”單位工作——系當地官渡區人力資源中心工作人員,他充當了什么角色?有警員跟李母說,打人男子很囂張,曾威脅警方“今天你把我弄進監獄里,明天我就能把你弄進去”,其真實度幾何?這些行為舉止很“社會”的人,有什么背景否,當地又有無對他們進行嚴密調查?

  7. 當地有關方面介入調查,到底是跟著輿情走、事“鬧”大了才解決,還是“有案必查,有訴必理”的結果?若個中存在失職或疏忽問題,是不是由上一級部門或紀委監委方面介入更妥?

  8. 李心草事件背后,是否連著某些不堪的食物鏈?李心草是自愿前往,還是落入室友任某設下的“局”,抑或是因受到欺騙或脅迫而赴約?這顯然需要用事實做出回應。

  李心草溺亡了,但真相顯然不能溺亡。用縝密調查對著“疑點臺賬”逐個銷賬,才是回應這一籮筐的疑點的“正確姿勢”。

  別把受害者家屬逼得“福爾摩斯附體”

  該事件中,案件自帶的疑點,的確觸動了輿論敏感神經。而更讓公眾受刺激的,還有李母泣血控訴的無力與無奈。

  ▲網民“李心草媽媽”發布的監控視頻內容中,一名黑衣男子對著女生扇耳光2次。監控視頻截圖。

  如果說,與自己相依為命的女兒離開,是在她內心豁開了巨大的傷口,那她在案發后的求真相而遲遲不得,無異于傷口上被撒鹽。

  她真的太難。

  她遭遇的晴天霹靂,不止這一個:她說,她自幼患嚴重心臟病,是家人多次把她從死神那里搶回來;女兒9個月時,她的丈夫在礦難中遇難,從此她跟女兒相依為命。可如今,女兒也遠她而去。她原本需要精神撫慰。

  可現實卻是,李母被逼成了“名偵探”,她被逼得“福爾摩斯附體”——她去找酒吧問店員,她去要監控視頻并細細回看,她還聯系了門口的出租車司機和看門的大爺,獲取了人證消息,得知那兩個男子曾還攔著李心草打的出租車不讓她走。

  到頭來,案件走向也是被她撬動的。不懂怎么用網的她,用輿論聲援為申訴加了杠桿,獲得了當地警方“高度重視”。

  這樣的“為母則剛”,讓人心酸。但這不是李母自己想要的,她12日在微博上寫道:“一個多月……越盼越覺得失望。”

  我想起了新京報曾報道的“為了找尋殺害女兒和外孫的兇手,母親追兇18年”。在這起案子中,母親追兇不是辦案者不用心,而是囿于技術條件和現實情形。

  而李心草事件呢?

  有媒體說道:“人命不是草芥,哪怕小草也有尊嚴,有獲得善待的權利。揭開李心草之死謎團,可撫慰一名屢遭苦難裹挾的母親,還可體現對生命的敬畏。”

  對辦案者來說,“善待”二字該銘刻于心——哪怕辦案會遭遇困難,哪怕會存在誤判的情況,至少該用盡心讓承受喪親之痛者多些安心。

  如今,該案真相揭開可期。事情似乎正朝著“正義會遲到,但不會缺席”的方向推進,但人們更希望看到的,是“正義既不缺席,也不遲到”。

  對可能存在的侵害者而言,“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還”也該是“早”而不應來“遲”。

  無論如何,公眾需要的正義,不是帶了缺口的,不是逼得受害者家屬“福爾摩斯附體”的。既不遲到也不打折扣的正義,才是對離開的李心草最好的慰藉。

  □佘宗明(媒體人)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3d今日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