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孫錫良:大國,你缺點什么?

2019-10-14 10:38:00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孫錫良
點擊:    評論: (查看)

  2008年,美國被置于世界“金融風暴”的中心,這次風暴,被專家認定超過了1929年大危機。當時,“美國注定衰落”成為中國人的當然結論。然而,本人沒有贊同這個觀點,并在一篇拯救東航的文章中提到:美國復收日,便是中國困難時。

  去年,我跟兩位朋友又爭論了一次“美國衰落”,他們非常堅定地判斷美國正在且必將衰落,似乎代表了大多數網民的聲音。本人則堅持,美國失去的只是相對優勢,美國仍將在幾十年內保持強勢,直到有多支力量超越并敢于主動征服霸權。

  近些時候,又有朋友給我轉來美國信息和國內文章,都是證明美國衰落的重要資料。到了這個時候,我已經沒有太多興趣觸及該話題,時間和事件的進程始終未能讓國人變得更加成熟,不健康心態正在成為多數國人的自信替代品。

  我一直想問:為什么總要渴望美國衰落?中國的強大必須建立在美國衰落的前提之下?如果美國沒有衰落,是否意味著我們的強大將成為泡影?

  ①美國衰落的指標是什么?

  中國人判斷美國衰落,主要是基于自己的表面繁榮,既包括物質層面的表象,也包括科技層面的表象。GDP在向美國靠攏,科技產品也在向美國靠攏,甚至在個別產品上有點優勢。然后,便有了“美國必定衰落”的感觀。

  美國的進步,并不總是一花獨放,美蘇爭霸時代,兩者之間的差距更小,蘇聯人并沒有得出美國衰落的結論。中國的進步,也不會是美國衰落的催化劑,其它國家的崛起也不是美國衰落的促成因素。

  從具體指標上看,美國衰落的訊號也不明顯。

  資本,是美國的世紀特征,是美國的未來特征。美國資本的長期牛市,證明其支撐的美國經濟并不會輕易衰落。泡沫化,高負債率,不只是美國特質,是世界共性,包括中國在內,都在走大泡沫、高負債道路。整個世界,都是泡沫化繁榮,要衰落,也是世界性衰落,決不只有美國衰落。

  科教,是美國強大的依靠,過去強,現在強,未來仍然保持強勢。支持這一結論的依據是:全世界最優秀的人才仍然源源不斷地流向美國,中國最優秀的前TOP10大學仍然是美國院校的預備學校,美國歸來的人才仍然是中國高校和科研界的骨干力量。

  價值觀引力,是美國陣營的基石。盡管特朗普的“胡作非為”得罪了相當多國家領導人,甚至對傳統盟友也不留情面。但是,一個國家的價值觀引力不完全取決了最高領導人,它還取決于國家的整個統治力量,領導人的偏向會受到約束力量的糾正,每當涉及到陣營選擇時,美國仍然能得到傳統盟友的支持,價值觀引力并不總是與經濟紛爭體現步調統一性。

  不輸出價值觀,并不意味著價值觀不重要,有可能是價值觀的認同度不高。如果不輸出三個世界理論,哪有川普曾自嘲“美國才是第三世界”這樣的說法?說明人類記住了“第三世界”這個概念。價值觀有了認可度,它才能被接受和被口傳。努力形成服務于世界的價值觀是重要的,也是必須的,任重而道遠。

  ②中國人的“川普分裂癥”

  自川普當選以來,中國人因他陷入了精神分裂,所有貶義詞都用到了他身上,并且還制造了很多嘲諷他的新詞匯。一言一弊之,川普就是美國衰落和世界混亂的最大罪人。

  然而,“可恥的川普”實際上與“美國衰落”構成的是一對中國人主觀認識上的矛盾體,中國人內心非常希望美國盡快陷入到衰落進程,另一方面又特別希望川普盡快滾蛋。

  如何解決這種分裂?

  川普這么差勁,不正是推動美國衰落的正能量嗎?你希望美國衰落,就應當更多地支持川普,甚至是發自內心地支持他,不要帶有任何諷刺意味,要從戰略層面剖析川普的偉大。在跟川普的斗爭中,要盡可能滿足川普的要求,他那么差勁,他的要求肯定是錯的,一個混蛋,怎么能提出有益于美國的戰略?奧巴馬若長期執政,美國注定衰落。

  假若我上面的分析錯誤,那么說明川普并不如中國人認定的那樣負面,他對世界,尤其是對中國的無理要求,可能正是推動美國重新進步的關鍵因素,躺在“世界霸主”位置上睡大覺的美國總統可能才是美國衰落的真正原因,一個敢讓世界重新洗牌的總統,你永遠都不要輕視他,哪怕他會犯錯。

  從更虛偽一點的立場看,中國人也不必過度貶低川普。世界格局過去一直對美國有利,但川普不滿足,認為對美國還不夠有利,所以決定重構新秩序。這會產生兩個結果:一是重構成功,對美國更有利;二是重構失敗,對美國不利。無論出現哪種結果,川普都是功臣,重構成功,川普是美國的功臣,重構失敗,對世界有利。這個“傻瓜”始終能押中一面。

  認識川普,不要繼續精神分裂,我們天天喊改革,世界也需要改革,川普的大膽,既是對美國的考驗,也是對中國的考驗,還是對世界的考驗,罵他,還不如做出比他更主動的顛覆。

  ③大國興衰的訊號與后果

  小國的興衰,命運并不經常由自己掌控,而大國興衰,起決定作用的通常都是內因。用一句放之四海而皆準的老話講,就是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

  美國衰落前的訊號是什么?

  很多人,把美國兩黨的斗爭尖銳化和人民走上街頭視為矛盾的激化。其實不然。美國兩黨的斗爭一直沒有停息過,尖銳化沖突的周期很短,彈劾總統的動作次數也不少,甚至發生過槍殺總統。美國人上街的傳統更是自始至今,上世紀六七年代,二十萬以上的民眾大游行經常發生,人權運動高潮期,上百萬人上街也很平常,現在的美國人算是很淡定的時期了。

  美國若真要走上不可逆轉的衰落,預兆只能是:美國人麻木不仁(裝睡狀態)。如果大家發現美國人集體性陷入到沉默的羔羊狀態,那美國一定會慢慢走向衰落。

  大國衰落的后果是什么?戰爭與災難,沒有一個大國的衰落史能夠例外。

  衰落的最直接反應是矛盾激化,既有內部矛盾的激化,又有外部矛盾的激化,當激化到無法調和時,矛盾將轉化為內部戰爭或外部戰爭。美國衰落引起的戰爭將是人類史上的最殘酷戰爭,這必將是未來若干年后的悲慘事件。

  ④大國的地理學因素

  從地理概念上講,地球被人為分成了南北半球和東西半球,但地球是圓的,實質上一個整體,日夜變化和海洋阻隔在過去幾千年是決定性因素,于現在和未來而言,已經不能算是科技上的難點,沒有人去不了的地方,沒有武器飛不到的角落。

  然而,再發達的科技世界,歸根結底是人的世界,只要是人,就有地理學上的心理認同,因為它與文明史有效地結合在一起,地理認同,本質上是文明認同。

  歐洲大國,幾千年的戰爭,幾千年的轉換,最后的結果,大國之間仍然無法擺脫地理邊界。亞洲也不例外。美國處在一個整體上年輕的美洲大陸,它又是整個大洲的唯一大國,在本洲之內,并不面臨戰略性挑戰,其地理上的安全性,使其在保持大國地位上有成本上的巨大優勢,它所面臨的區域結構性矛盾要比中、俄、德、法、日、印等要小得多。德法英有歷史上的結構性矛盾,中俄日印也有歷史上的結構性矛盾,滲入靈魂的歷史恩怨可以不爆發,但隨時又有可能爆發,一個意想不到的偶然沖突,很可能就導致大國的衰落或崩盤。

  大國的地理學因素將長期存在,美國擁有挑戰風險小的局部優勢。

  ⑤大國的種族融合因素

  從世界歷史看,要成為大國,要保持長期的大國地位,必須有一個前提——主體民族的決定作用。這里所講的“主體民族”就是歷史悠久的大民族。漢族,日耳曼民族,大和民族,盎格魯-撒克遜民族(最早起源還是北部日耳曼人的分支),俄羅斯民族(羅斯人與斯拉夫人的融合),達羅吡安人與雅利安人混合的印度民族等等,都是主體民族。主體民族,就是優勢民族,沒有主體民族支撐的大國最容易分崩離析。

  美國,是一個移民國家,是一個不填寫民族種類的國家。但是,新興的美國仍然有種族之分,它的主體是老歐洲白人種群,它由“民族認同”轉向為“種族認同”,白人就是美國的主體種族,也是它的權利主流。

  世界的開放,尤其是落后民族向發達國家的流動,正在劇烈影響著未來世界的大國興衰,一個大國的主體民族占比越低,其穩定性會越來越低,其創新力會越來越弱,其內部的仇恨會越來越集中,迎接它的將是未來某個時期的種族再重組,落后的那部分人將成為受害者。

  川普對美國的改造包含著對移民的選擇,表面看,它只是從經濟和治安的角度出發,實質上,它包含有美國精英階層對部分種族的不認同和不接納。川普的反難民行動,是其試圖保持大國地位并優化美國基因優勢的重要一步。

  雜交可能產生部分優勢,但雜交的結果并不都是優勢。

  ⑥霸權衰減不等于國家衰落

  冷戰時代,美蘇兩霸,一個主導姓資,一個主導姓社。冷戰結束后,美國一家獨大,霸權優勢表現更加明顯,號令威力更加強大,尤以兩次伊拉克戰爭表現得最為淋漓盡致。但是,全球力量的變化是動態的,俄羅斯在逐步企穩,中印在穩步上升,日本的欲望越來越多元化,伊朗和土耳其在中東局部逞強,美國失去了一呼百應的號召力。

  本來,這是一件非常好的進步跡象,但中國人卻進行了一個錯誤的解讀,把美國霸權的衰減等同于美國的國家衰落。霸權衰減是基于其它各大極力量增強而引發的相對優勢減小,而非美國絕對國力的衰落。專家們為什么要熱衷于“美國衰落論”?這其實也反映了兩種心態:一種心態是偽反霸心態,嘴上反對霸權,內心仍然渴望美國稱霸世界,骨子里尊美國為全球盟主,甚至不排除想借美國之力來改變中國面貌;一種心態是自大又自卑心態,沾沾自喜于自己的小成,拒不承認美國的優勢,幸災樂禍于美國的失敗,乞求自己能借機撿來一個世紀良機。

  未來的趨勢是什么?美國還會繼續進步,美國仍然能局部稱霸,但美國的優勢會越來越小,美、中、俄、日、歐、印的六極局面將促成更加有刺激感的世界。

  ⑦大國胸懷的培養

  中國人有句老話: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中國人不喜歡外國人喋喋不休的“中國崩潰論”,中國人也不必喋喋不休于“美國衰落論”,中國是否會崩盤,不取決于外國人的鼓噪,美國是否衰落,也不取決于中國人的宣傳。

  中國如果真想成為世人尊重的大國,國民必須首先培養出自己的大國胸懷,沒有國民的大國胸懷,就沒有容納世界的大國底蘊。

  真正的大國胸懷是什么?

  不自私,利益交往有溫度;

  不自大,生活交流有尊重;

  不封閉,價值追求有共性;

  不稱霸,核心主權有敬畏。

  美國是大國,且是霸權大國,它可能受到了部分尊重,也可能是一種虛幻的被尊重。中國可以批評美國式強大,但在批評之前,必須要求自己能比美國做得更好。

  國內媒體經常播放海外華人的電視畫面,同胞們總是講:“祖國強大了,我們也更自信了,因為我們有了靠山。”然而,中國人在發達國家的地位是否真的提高了?中國人在外國人心目中的真實形象是否確定正面了?世界更愿意接受中國強大還是更愿意接受美國強大?理由可能有千萬種,無論是誰,若不被接受,什么樣的大國都很短暫。

  ⑧人類的方向

  觀察人類文明的發展進步,永遠得考察物質與精神的雙向進化,尤其是這兩個要素作用于人類身上的后果。在判斷進步與衰落的微觀問題之前,不妨先用理想主義為人類設計一個簡單的方向。

  人類必須在精神上享受越來越多的安全性自由。精神即思想,精神自由即思想自由。安全自由,不是泛自由主義,不是混亂狀態下的強者自由,它既要求有良好秩序,又有普遍性自由。

  人類不能生活在恐懼性的長期高壓狀態。人類發展,不僅僅是為了滿足形式上的吃飽穿暖,不能處于象動物一樣被喂飽挨支配的地位,如果“壓力增長”成為一種普遍通感,那物質增長只會刺激人類精神走向毀滅。

  人類必須有不斷追求平等的理想主義偏好。一個國家的改革或者說巨變,必須是基于構建更加平等的目標,且是人類靠自身努力可以實現的目標,不是追求上帝賜與的虛幻目標。

  復興,正成為中國人的夢想和追求,但它的參照物是什么?是今天的美國還是歷史上的盛漢初唐?抑或是永遠的模糊概念?

  不管你是否追求,不管你是否承認,中國的人口擺在眼前,你必須成為大國,這應該不是夢想,而應當是一種無法推脫的義務。無論用復興對標,還是用強盛對標,對人民的基本要求是必須具備大國素養,國民得不到世人尊重,大國地位就不可能得到承認。中國有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中國的方向能受追捧,人類的理想追求就有了基礎。

  我,反對公眾熱衷于“美國衰落論”,渴望國人用自信的心態公開與美國競爭,甚至是斗爭,特殊時刻,可以訴諸戰爭。把精力用在分析美國的衰落隱患上面,還不如把頭腦用在分析美國的優勢上面,對標弱點,只會沾沾自喜,對標優勢,才能找到超越的目標和動力。

  如果14億中國人有智慧,根本就不必在乎美國的進退,如果14億中國人沒有智慧,即使美國衰落,中國也不能取而代之。

  大國,不是簡單的國家概念存在,而是優秀人民的集體存在。

  附言:

  有朋友問及中美經貿談判的結果。答:沒有看到官方版會談細節,只有部分粗線條信息見諸網絡,至少在金融開放上讓美國吃了一顆定心丸。其它部分,建議大家看看本人去年3月24日和5月21日的文章要點,未來的最終結果,應該都可以在其中找到。

  寫于2019年10月13日星期日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3d今日字谜